在城里玩,网友紫色海洋写了篇《古诗十九首》的读书笔记,其中有句云:“个人浅见以为文字最美在于 ‘简单’,感情最美在于’真实’ ,而古诗19首正好符合这两大要件。纵观全篇254句,没有一个生僻字,也没有一句诗会让人琢磨到秃头。”

简简单单两句话,倒颇合我意。网友们纷纷起哄,看谁能写个“古诗第二十首”,闹了一会儿,没有下文,一时兴起,我写了这么一首《擦肩一瞬笑》。

和古诗十九首一样,不知道诗的名字,起首第一句,就做诗的名字。“擦肩一瞬笑”,听起来是不是很大白话呢?以致于有网友笑,这是打油诗。

的确,从今天的眼光来看,古诗十九首,都很像打油诗。句句简单,朗朗上口,但又很淳朴自然,描绘出人生中的悲喜境遇,直到今天来读,都能被其中的真挚所打动。

叫咱写这么一首打油,还真写不出来。

我为什么想到“擦肩一瞬笑”呢?

还不是因为爱情的甜美。对它的期待,怦然心动,那种美好的幻想,到沉浸在那美好的瞬间,到依恋不舍,到不得不遗憾离场,从此相忘于江湖,都在这一瞬间完成。

爱情就是这样,它既是真实的,又是虚幻的。真实,是因为的确有这样的事物存在,大家都或多或少体验过。虚幻,是因为我们加入了太多的幻想,太多的期待,甚至掺入了虚假与误会。

我的小诗如下:

擦肩一瞬笑,相拥在星汉。

最爱默无语,抱朴到永年。

陶陶三 《擦肩一瞬笑》

这是描绘,从未真实发生的一个爱情图景。其中有幻想的成分。经历过爱情的,还有一些真诚的,会被悄然打动。没怎么经历的,或还比较浪荡的,很容易想到去“星汉宾馆”开房,呵呵。

星汉,是银河。曹操《观沧海》有“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;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”之句。“相拥在星汉”,既是一种美好的幻想,也是一种静寂的无奈。在人间不可得,才遥想于银河。

“永年”,也容易让人想到“永年宾馆”,“抱朴”容易让人想到,是抱着一个韩国朴姓美少年。又去开了一回房。

这是一个没有诗的年代。

《楚辞·哀时命》有句“愿一见阳春之白日兮,恐不终乎永年”。“永年”,是寿终的意思,可以诗意地翻译为,“直到生命最后一天”。

“抱朴”出自老子《道德经》的“见素抱朴”。但在这里,显然是“保持纯洁、纯真的那份情义,那份无所欲求的质朴情感。”。

简简单单的二十个字的大白话,你说像不像古诗“第二十首”呢?

其实,这首诗有两个版本。在我写之前,心里的版本是这样的:

擦肩一瞬笑,还抱在星汉。

最爱默无语,牵手至永年。

陶陶三 《擦肩一瞬笑》

诗就是这么奇妙,只要改动一两个字,意境差别可以很大,完全变成两首诗。这首诗,陷入的是一种回忆了。

而且不只是一段回忆,是多个回忆,交织在一起。年少时,我曾经问一个我喜欢的女孩子,“什么是爱情?”

多么古老的话题。

女孩没有任何疑惑,很干脆地答道:“牵手就是爱情”。

我当时还曾闪过一丝不屑,这也太简单了吧。这大街小巷上,随便一牵手,就是爱情了?!那个年代,已经有多少秃头老头,牵着一个少女的手,卿卿我我。不过看她眼神中闪烁着光芒,小嘴倔强地抿着,一副认真的表情,我又不得不肃然起敬。

她说她喜欢纯粹。

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年少时,我心中最甜蜜的爱情,就是牵着喜欢的女孩的手,在公园里,在草地上漫跑,嘻嘻哈哈,到处留下我们的欢声笑语。 成年后,感觉就是安安静静这么握着,直到永远,就是最好。

但人生就是这样,一件看似最简单的事情,却并非轻易如愿。问这世间,又有几人,能安安静静握着对方的手,直至永年?

所以这首小诗,表达的也是曾有的美好一瞬,或一种纯粹的爱情理想罢了。这下看明白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