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素朴歌》已经编好,并唱了出来。用了西藏《弦子》(Tibetan Bashey)的曲调

节奏明快,适于跳舞。曲调快,依然优美,但是歌唱快了,我发现没有曲调那么优美,于是我改成了由慢唱向快,当然,跟着歌声跳舞的女子,也会由慢跳快,是不是也挺有乐趣呢?

老子写下《道德经》五千言的时候,他也没想到,两千五百年后,有人用他的文字,编成歌曲来跳舞。

当然,我也不是乱编,老子的词,还是挺契合这首曲子的。


《素朴歌》:

作词:老子

曲调:西藏弦子 Tibetan Bashey

改编及哼唱:陶陶三

歌词:

敦兮其若朴 旷兮其若谷

见素抱朴 为天下谷

为天下谷 常德乃足

朴散为器 复归于朴

我发现,藏语民歌,常常四句,或四句一组,循环着唱,但却一点不觉得乏味,还特别好听。就好像YouTube视频中“Tibetan Bashey”这首曲子,非常好听,你甚至不察觉,它是同一个曲调,重复吹了四遍。

为什么会这样?我觉得可能受了诗歌的影响,也受了印度梵咒的影响。甚至还会找到一点《诗经》的感觉。

在用《道德经》素朴之道的字句填词时,我也试了几个版本。总是有点舍不得“大制不割”这四个字,不过这四个字不太好懂,加进去也比较突兀,还是算了。《道德经》原句中,“为天下谷,常德乃足,复归于朴。朴散则为器。”,我做了一点变动,把“朴散为器”插在了“常德乃足”与“复归于朴”之间,为了押韵,也为了形成一个循环。

这首歌词虽然短小,但是挺精悍。除了思想内涵好,除了每个字都合节拍,除了每句结尾都押韵外,还有两处循环用得好,即“为天下谷”和结尾的“复归于朴”。

歌曲我是由慢唱快的,一共唱了七遍,一气呵成,而且每一遍,每一个字,都在节奏上。对于不会唱歌的我,还是值得自我表扬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