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从《道德经》里抽取了一些有关清静的词句,组成了一则可以唱诵的《清静咒》。再通过解读《清静咒》的方式,来讲解道家的清静之道。

一次讲完,分成了四个小视频。

我发现这种办法挺好的。一举两得,寓教于乐。而且分成几个小视频后,每个小视频,我往往再划分出三个小段落。以后大概都会采取这种方式。

从解读《自然经》开始,我们就知道,《道德经》实际上也可以一分为二,天之道和人之道,也可以一分为三,即人之道里,再分出个圣人的治身之道,和君王的治国之道。

所以讲大道的特性、形象,比如虚无、柔弱、清静,其实都可以分成这样的体系来讲。是不是一下清楚多了?

清静之道也是一样。

首先,大道的本性是清静的。我们往往用天之道,来代替大道。因为“天法道”,看天之道,其实就是看大道。

在道家的表述里,这个世界往往叫“天地万物”。不是很明确,有时用“万物”指代整个无中生有的世界;有时将天地万物分开,万物是由天地产生;有时又从天地万物中,把人单列,分为天地、万物和人。所以要看上下文。

在这个《清静咒》里,是天地万物。万物由天地产生。

在万物产生之前,先有天清地宁,神灵谷盈。因为大道,天地是清静的,也因为大道,天地之气中最精微者即神是灵妙的,而江河湖海的水是充盈的。

假若没有其他万物,只是天和地、神和谷的世界,它是十分清静的。

第二部分,是其他万物产生,“万物得一以生”,包括人。

万物产生,虽然有清有浊,有动有静,但是万物依然会有回归清静的本性。归根曰静,是谓复命。

包括人在内,生命都是循环往复的。

但人是万物(生命里)最灵者,作为精者,比那些浊者(动物、植物),更多的自由,所以人具有更多的特殊性。到了人这里,虽然清静依然是人的本性,但人却往往被外物所牵制、吸引,一颗妄心,不断搅动,从而“丧失”清静的本性。

第三部分和第四部分,就是讲人。

知道如何丧失,那么我们就更懂得如何回归。

我以《庄子》中“梓庆削木为鐻”的故事,来解释这个回归本性的清静状态。这里我也用了一个庄子的“心斋”概念,但没有具体解释。不过梓庆做鐻的前期准备过程,就可以看做一次心斋。

心斋不是说,我吃素、禁欲,只是说心灵里像斋戒那样,摒除各种杂念,进入一种清静虚无的状态。有点类似后世的禅定,但也不一定就是坐在那里完全不动。只要澄心遣欲,心无挂碍,不滞于物,凝神专注即可。像梓庆那样,渐渐忘记那些虚无缥缈的世俗的东西,一心只专注在做鐻上。

当然,最高的状态,还是唯道集虚,与道合一,回归本性,以本性应对万物。就好像水一样,抽刀断水水更流。你就是去动它,它也不受到多大的影响。

如果我们能常常达到这样一个状态,那么可以说,就算得道了。说到底,得道,除了领悟真谛以外,就为一个心安。你是否了脱生死,我们不知道,但你是否心安,除了你自己知道,身边的人一看也知道,周围的人都能感受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