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天,今春第一次剪草,看到院子里桃花开,就一边围着桃花剪草,一边作诗,随口来了一句:

天下桃花何日开,逍遥陶君我自知。

只因门前栽一棵,不看桃花只看仙。

陶陶三

剪完草后,院子清新,桃花更加赏心悦目。周一,我就独自一人去花见。走过去,漫不经心一瞧,入眼的第一朵桃花,就是一朵六瓣桃花。

她开在最靓丽的一枝的枝头,而且朝着我的面。怪不得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她。我知道桃花都是五瓣,这是第一次看到六瓣的。我再看其它桃花,都是中规中矩的五瓣。

本来我觉得不足为奇,回屋一查,发现六瓣桃花少之又少,有言说,百万桃花之中,才有一朵,比四叶草的十万分之一,珍稀多了。

物以稀为贵,由是再看此花,必然不同凡响。你想整个桃园,成千上万朵桃花里,尚无一朵六瓣,而我门前这一棵五岁小桃,上百朵桃花里,就有一朵,难道她不是专为我开的花仙么?

想想四年前的四月,我在雨中种下这颗桃树。为了让她活好,我足足挖了三个小时的大坑,搞得浑身湿透,满腿是泥。每年冬天,大雪纷飞,我都担心,她是否冻着,第二年能否活下来。

好在她年年花开,从未失信。

但第一次注意到枝头的六瓣桃花,还是昨日。其实她还含蓄低调了一下,因为还有一个口,本可多开一瓣,变成七瓣桃花。

我写诗“不看桃花只看仙”,给她听到了,于是多出了这么一瓣。既然有这么一份情谊,那么我再单独为她写诗一首:

《六瓣桃花》

种在此门已四年,娇弱小桃耐苦寒。

既见公子爱雪花,春来捎出另一瓣。

陶陶三

花儿虽小,也是一个嫣然的世界。这些人与花草树木之间的小小交流、欣然喜悦,其实也不足为人道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