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朝的庞居士和寒山子都挺有意思。两人都有些搞笑,都通儒道释三家,都喜欢写白话诗,也都喜欢清静。

庞居士是个富二代,但觉得钱太多,事儿多,和老婆孩子商量后,干脆把金银财宝全装到船上,推到江心抛弃了。不要了,落个清静自在。为此还写了一首小诗:

世人多重金,我爱刹那静。

金多乱人心,静见真如性。

庞居士

世人最想要的,莫过于钱。庞居士一家,却一个子儿不要,丢了,去耕田,编竹篱过日子。

是不是傻?

不是,是觉得清静比金钱更好。而清静来自哪里?来自悟道,明心见性,见到真如性。得了这个,其他都索然无味,比不上了。你觉得钱更贵重,他们家觉得没什么,不稀罕。

同样,比庞居士晚一些的寒山子,喜欢清静自在。出家了,隐居浙江天台山的寒岩山洞,和国清寺的二僧丰干、拾得要好,常常背负着竹筒,走山路,去国清寺,收那些剩菜剩饭。

心里却很逍遥。喜欢写诗,劲儿一上头,就随时题在路边的石头上、树木上。写得好啊,大家喜欢抄。居然这么流传下来,还传到日本,颇受日本人青睐。

寒山为什么这么欣喜呢?看他的诗:

吾心似秋月,碧潭清皎洁。

无物堪比伦,教我如何说。

寒山子

也是明心见性了,见到真如本性。心如一汪碧水,自清自静,又如秋月映照碧潭,清澈皎洁。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了。世间诸物,都比不上。就这最快活。就像道家的天父地母嘛,万物为自己的魂魄,不生不死,何处不逍遥?

因庞居士、寒山两位的快活,我也凑了一首小诗:

葛巾选佛及第归,竹筒拾饭作道歌。

人生过半颜愈少,心有一物无以伦。

陶陶三

什么意思呢?

庞居士本是个儒生,当年本来是要去考科举的,临了觉得不如去学佛。其时十方学佛人喜欢“跑江湖”,不是去湖南石头希迁,就是去江西马祖道一,或者两地来回跑。庞居士都去了,“十方同聚会,空心及第归”。

悟道了,悟道的感觉,就像高中状元了。能理解他的心情。

同样,寒山的日子看似很苦逼,用竹筒去捡剩菜剩饭,但他却那么逍遥自在,一路走,一路写诗哼唱,也因为悟道了。他的心情,也能理解。

笑一笑,十年少。人总是开开心心的,自然看着就会年轻。这一切是为什么呢?都是因为悟道了。

寒山子说“无物堪比伦”,就是道。我说“心有一物无以伦”,也是道。道本不是一物,在此我比作一物。在佛家,是明心见性,在道家,则是心中清静虚无,唯道集虚,与道合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