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了一则新闻,挺有意思。微软前首席技术官(CTO)内森梅尔沃德(Nathan Myhrvold)退休后,喜欢捣鼓玩。玩过厨艺,还出了一本书,最近几年,又在捣鼓雪花摄影,要拍出全世界最清晰的雪花。

是个天才,喜欢玩。是个喜欢玩的天才。这样,我们就有福了。没有这些喜欢玩的天才,我们往往几百年都不会知道一个新鲜有趣的事物。

内森倒没有发现新鲜有趣的,只是把我们知道的新鲜有趣放大给我们看。

为了拍出最清晰的雪花,他花了十八个月,匠心独具,制作了一架雪花相机。

会吗?

不会。

人家喜欢玩的天才会,本来就是技术天才,前微软的CTO。雪花小,稍纵即逝,他已经知道如何拍雪花,如何拍好雪花,但是他遇到了一个限制。

加州理工大学一位浸淫雪花摄影几十年的教授告诉他,你不能只在实验室里拍,你要去找全世界最好的雪花。雪花不是在下雪的地方,随便捡一片来拍就可以,你要去找最大最美最好的,和拍山水自然庭院廊桥,是一个道理。

内森有钱有闲啊,有激情啊,就走出门,从华盛顿州到阿拉斯加,从加拿大安省蒂明斯,到西北地区的黄刀。

Location,依然是最重要的。但不是越冷越好。既要足够冷,雪多,但风轻,雪花很轻盈,雪花落地,不易碰碎。 找来找去,他发现最好的地点,是北部安省蒂明斯附近的Cochrane

这个地方好。

要拍出世界上最美最清晰的雪花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不仅要付出很多热血、激情、时间和精力,还要花费不少银子的。

最后给他拍到了。

他拍到了很多种雪花。

我们说,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片雪花是相同的。这个说法,对,又不对。如果你去比较这些雪花,即便看上去再相似的,也会有些许的差异。但是它们又大体相同,都是正六角形,这么延展出来。

在不够冷的地方,延展得就不多,够冷的地方,就延展得更多,像花儿一样开放出来。但又不是越冷越好,他发现,最好的温度,是零下15度。

为什么这些雪花都不同呢?

假设雪花的“人生”,是从天上凝结形成准备下落开始,到掉在地上融化结束,那么,在他/她短暂的“人生”中,在下落过程中,因为始终处于不同位置,受到风力、重力、水分、湿度、温度的不同,他/她的振动受到干扰影响,自然产生不同的样子了。

这和我们人也是一样。我们从出生到死亡,每个人也是受到这个尘世的方方面面的环境影响的,由此产生每一个人,都是如此不同。

但和雪花再怎么不同,归根结底都是水,终究是水一样,我们人难道不也是如此么?

那些不同形状的雪花,不过是缘起缘灭的相罢了。

能不能做出完全一模一样的雪花?

是可以的。在实验室里,严格控制一样的水分、湿度、温度等条件,是可以产生类似双胞胎的雪花的。这本身也证明了,他们是一样的东西。但是放在大自然里,全世界任何一个下雪的地方,它不可能有像实验室那样,完全一致的条件,包括风力、水分、湿度、温度等,完全一致,那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我们人世间也是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