尝试放下我慢,有些同学开始参禅悟道。但又容易走入两个误区,一个是过于理性,一个是过于玩笑。

我慢,只是因为和他人比较,产生的自负、自尊、自卑心理;尝试不去比较,只专注于自己,却又可能不够真。

要么以为悟道,像去解一个数学题,那么以为悟道,在谈笑间,三言两语就完成了。

虽说可以顿悟,有这么简单么?就好像我们说舜无为而治,但真得就像孔子说的,就端端正正坐在王位上什么都不做,有这么简单么?

舜身体力行也。

同样,在悟道上,要保有其真。佛陀抛弃太子的荣华富贵,去森林苦行六年求道,难道不真?慧可在雪地打座三天三夜,断臂求法,难道不是真?陈惠明追六祖慧能两个多月,大叫“我来求法,非为衣也”,难道不是真?

此真,也不仅仅是求法悟道之真。此真,人生中比比皆是。比如我们昨天提到的,许冠文年轻时周游列国,在檀香山的海滩,看到点点粼光,想到了香港的渔灯,引发思乡之真情?

思念故土,爱上一个人,皆是人的真挚时刻。求法悟道之真,与这些真,并无不同。

保有此真,养真,才是发现本心的开始,才产生觉悟心。

即便是“放下屠刀、立地成佛”的恶人,一念之间顿悟,那也是此刻变真了。就好比情场浪子,多年游戏于脂粉丛中,从来将女人视为玩物,可一朝浪子回头,一定是对一个女人动了真心,感受到了爱是什么。

假若此爱是道,那么浪子得道,来自于什么?来自于真。

对一个女子动了真心,那么去追求,必然感觉可以不顾一切,倾其所有,不会太过于理性,也不会太过于玩笑。

太过于玩笑,依然是没把此女当回事;太过于理性,那么也难以做到不顾一切,倾其所有,也不是真心。

求法悟道亦是如此。

太过于理性,和太过于玩笑都不好。

当然,悟了之后,彼此之间心领神会,开开玩笑,无伤大雅。因为已经发现本心,有了觉悟心。可以任心自然,恣意潇洒。

但是有这么一个真心到发现本心,到起觉悟心的过渡。

没有真心,又怎么可以做到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