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家讲空,或空性,它其实也是一个梵语的翻译,翻成汉语后,很容易让我们想到empty,就是完全空的,什么都没有。

梵文叫Sunyata,音译过来叫“舜若多”。直接用“舜若多”,就更加抽象一点,不那么容易简单和emptiness混在一起了。

在道家,也有类似的概念,除了“无”,除了“虚”,更有一个“冲”的概念,看上去挺丰富。

什么是“冲”呢?

本质上也是空虚的意思,所以我们叫“冲虚”,有《冲虚经》(《列子》),有冲虚道长。

但还不只于此。

至少有三个层面的意思。

第一个层面,冲,通盅。指的是中空的器皿。比如我们的酒盅、茶盅,因为是中空的,所以可以用来装茶、装酒。

这就是道家说的“无之用”。酒盅、茶盅之有用,就在于无。它如果全是有,不无不空,那么就装不了茶,装不了酒。

但它又不是完全无,完全空。非无非空。

它和盈相对。盈就是往这个器物里装东西,装满了的意思。冲,并非完全空,什么都没有,而是装了东西,永远装不满。

第二层面,冲,动也。繁体字写作“衝”。

第一个冲,是给人静态的感觉,这第二个层面的冲,则是动态。比如“我们向前冲”、“冲天而起”、“冲茶”等等都是冲。似乎除了没有“向后冲”,向上、向下、向前,都可以“冲”。

这里的冲,就是动的感觉。

正是因为有中空,才可能有冲。比如河流奔腾不息,一路冲下去,之所以水能冲,正是因为有山谷、河底是中空的。一架战斗机,冲天而起,能冲上蓝天,正是因为蓝天是空的。战斗中,我们杀出一条血路,能冲出去,也是因为开了个口子,空了。

同样,我们冲茶、冲水,也是因为器皿、杯具是空的。

所以第二个意,在第一个义之上。

第三个层次的冲,和也。是名“冲和”。《道德经》曰:“万物负阴而抱阳,冲气以为和”。在中空的地方,冲的行动,最后达到的是“和”的状态。

所谓“和”,就又混而为一。

比如冲茶的冲。茶叶是茶叶,开水是开水。在中空的茶盅,将开水冲到茶叶上,这么一泡,一发散,一均匀,就变成了茶水,或就简称茶。

两个或两个以上不同的事物,经过这么一“冲”,又混而为一了。

所以,在佛家一个简单的“空”,在道家用“冲”,一下可以发展引申出至少这么三层意思。

它绝对不是什么都没有的意思。宇宙、天地,就好像这么一个大盅,它是中空的,所以可以包容万物,包罗万象,但它又不是完全空的,而且在不断“涌动”,创造、产生新的事物,并且一次次混而为一,达到一个交融和谐的状态。

而且它永远不会满,不会衰竭。这加起来,就是一个“冲”的状态。这就是“道冲而用之或不盈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