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到六祖慧能的故事,除了做樵夫时听闻“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”,除了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?”,也常有人提起“不思善,不思恶”。

“不思善,不思恶”,是六祖慧能自己讲的故事。《六祖坛经》,其实就是慧能的几次公开演讲,他的弟子曹溪法海,把这些演讲整理出来,就成了《六祖坛经》,简称《坛经》。

《坛经》一开篇,慧能就讲了自己求道的人生故事。虽然轻描淡写,一笔带过,却挺有意思。

他千里迢迢去湖北黄梅东山寺,找五祖弘忍大师学道,刚一登门就被骂了,送去碓房,舂了八个月的米。因为身体重量不够踩压那个舂米的碓板,他想了个法子,每天在腰间用铁链子系了一个大石头。

看上去像个犯人,戴罪之身,在那被劳动改造呢。可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,没人逼迫他。其实在佛教的老祖宗那边,恰好这是一种苦行。苦行,是一种很好的修行锻炼方式。

没有资格去听弘忍讲过一次课。只是偶然一天,听说有人在寺庙的墙壁上题了一首偈,大家都在围观。好奇 之下也跑去看,让人读给他听。听完后,大家都觉得很牛逼的偈,他就觉得很平凡,在此基础上,口诵一首,让别人代劳,题在了神秀那首偈的旁边。

一下更热闹了。弘忍过来看了,发现这是大根器。但此偈锋芒过露,恐他遭人陷害,也担心普通资质的佛弟子,只是照搬挂在嘴上,不用心参悟修行,就说此偈也未开悟,把这首偈擦掉了。

第二天,就跑去碓房偷偷看慧能。

接下来的故事,吴承恩Copy写在了《西游记》里,明月三更,去师父那里偷偷开小灶。

弘忍故意质问,米熟了吗?

慧能说,已经熟很久了。意思是早就开悟了。但是还没筛过。意思是还有些粗糙,不够精细。

毕竟慧能不识字,也没有完整读过《金刚经》。于是弘忍用禅杖,在碓石上击打了三下离去。

慧能像悟空一样,心明如镜,当晚就去偷偷拜师了。弘忍还掩人耳目,不让人看见,师徒俩像做贼一样,又像极了情人私会。

当晚讲《金刚经》,当晚慧能明了一切,当晚即给达摩衣钵。然后天未亮,就下山渡船,悄悄送走。

五祖也是非常牛。慧能是顿悟,五祖是顿传。慧能从入寺到继承达摩衣钵,只花了八个月时间,尚未剃度。而弘忍从看到偈语到传衣钵,只用了两天时间!

为什么要赶紧送走呢?

就是想生米做成熟饭!赶紧送了赶紧走,到南方去,躲得远远的,越远越好。天一亮,庙里的和尚,知道此事,不仅会去追回衣钵,甚至会剥了他的皮,吃了他的肉!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黄梅东山也一样。人家那些大和尚,哪个资历不比你高?!你算老几,才来几天?!给我提鞋都不够资格,居然一下叫要我反过来拜你为宗师?!

有几百个和尚出来追,追了两个月时间。其中一个叫陈惠明的,出家前做过四品将军,性情急躁,追得最快。到了广东边境的大庾岭,追上了慧能。慧能把衣钵丢在路上,自己躲了起来。惠明就去提,提不动。很奇怪,就叫慧能现身,说我不是来追衣钵的,我为的是佛法。

慧能见孺子可教,就出来说,既然你是为佛法,那么你现在安静下来,勿生一念,我可以说说。惠明果然尝试安静下来,过了很久时间,只听慧能说:

“不思善,不思恶,就是这个时候,你感受到了你的本来面目了么?”

惠明当下大悟。慧能叫他再去提衣钵,轻轻一提就起来了。惠明志不在衣钵,又问,达摩传衣钵时,还有密语,能不能也一并告知?慧能说,我告诉你了,就不再是密语了。真正的密语,是说不出来的,你如果自己体悟参照,密就在你那里。

惠明当即明白了,这就是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即以慧能为师,自行去别处修行了。本来是来抓慧能的,一不小心,做了慧能的第一个弟子。

但其他几百个和尚,没有这好心,也没这机缘,一定要弄死慧能,抢回衣钵。慧能曾暂避广东韶关的曹溪村,在那的宝林寺向乡民传顿教之法,很快被恶人找上门来,烧了寺庙。

他侥幸逃脱一命,遁入广东肇庆的山里,加入了猎人队,一干就是十五年。这十五年,既是躲避追杀的十五年,也是苦行苦修的十五年,修的就是寂静忍辱之道。

弘法布道,不仅会受到侮辱,还可能被弄死。所以除了证悟,除了怀慈,你还得有那一身不为所动的修为本事,还得会明哲保身。

不是普通人能干的。普通人管好自己就可以了。

在山里躲避、苦行了十五年,觉得再躲下去不是办法,就终于出山了,到广州法性寺,刚好遇到弘忍的弟子印宗法师,在开坛讲涅槃经。时有风来幡动,有两个和尚不认真听讲,在那叽叽歪歪争论,到底是风动还是幡动,各自以为高明,慧能就出手了,说:

既不是风动,也不是幡动,是仁者心动。

此语一出,引发骚乱。印宗法师大问是谁,大家纷纷避让,慧能就一枝独秀了。他拿出衣钵,印宗验货,当即下拜,让出位置,请六祖讲法!

在这之后,印宗才给六祖剃度,剃度完毕,反过来拜六祖为师。六祖说法,天下大动。不久,回到曹溪,在重盖的宝林寺说法。五祖弘忍涅槃后,曹溪宝林寺,成为天下顿教佛学中心,人称“曹溪禅”。

慧能主张顿悟。

追他想弄死他的陈惠明,就是一个经典案例,只因为安安静静坐下来,勿生一念,“不思善,不思恶”,就开悟了。

既然是无住心,那么善恶皆是杂念,不入我心。爱憎分明,这些都是分别心。你说爱,你说憎,它都不一定是真实的。你看一个人在跑,怀疑是小偷,怎么看都是个小偷,其实他可能是见义勇为正在抓小偷的人。你讨厌一个人,你看他扶老奶奶过马路都讨厌,你讨厌他到了极点,哪怕是他帮你挡了一颗子弹,你都可能觉得他挡子弹的姿势真他妈恶心。

这就是自己走入极端了,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都没意识到。

善恶这些东西,好多是从自己的感受来看的,带有成见、偏见。就好像普通和尚,不愿意接受妓女的捐赠,觉得这钱脏,但高僧大德不会。为什么呢?因为不看过往,无分别心。

不思善,不思恶。

再高一层,连“无分别心”这个念头都没有。因为你整天在那想“分别心”、“无分别心”,正是因为你还有很多分别心。

所以更高境界,是“无无分别心”。乍一看佛家的这些用语,有点玄,有点故作高深,其实你明白了,也就那个意思。

“无无分别心”后又是什么?

你再加上多个“无”的前缀,也没什么意思了,就干脆“不可说”。你只体会就行了,你只心里想就行了,你只找那个感觉就好了。

有些同学,觉得“不思善,不思恶”,听起来觉得挺美,感觉做起来不容易。我以前有一个简单的体验法门,就是“如是我鹅”。

心里很多杂念,关心政治,和人争论宗教,办公室勾心斗角,身边有鸡毛蒜皮的事起疙瘩,叫我怎么“不思善,不思恶”?晚上都睡不着觉,怎么办?

很简单,就在此刻,此一分此一秒,假象身边就是一个小池塘,天空很明净,有几朵白云,风儿在吹,自己就是一只加拿大雁,身边是自己的配偶,有时靠得拢一点,有时离得开一点,有时吃草籽,有时在水中游弋,有时静立看白云,有时卧在那里打个小盹儿。

我只知道大自然,只知道蓝天白云,只知道碧水绿树,对人类的那些事儿,完全不知情。你发生的任何政治、宗教、历史、战争等纷争,在我这儿,在此一分此一秒,在我这个小池塘,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,也不会影响到我一毛!

我高兴了,扑腾扑腾翅膀,飞起来,到了天空,还可以俯视苍穹,看自以为是的你们,越来越如蝼蚁一样。

当然,这只是个粗浅的“替代法”。有了这种体验后,可以把“替代”去掉,变成“无”,“无法”,什么都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