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喜欢狗。这种喜欢,根植于幼年的记忆。曾经有一只小黄狗,短暂地陪伴过我的童年,而且为我牺牲。

长大以后,我再没养过狗。但是,作为人类的好朋友,他们常伴随人类左右,那么有灵性,我想,他们总会有自己的想法。他会用他的狗眼看世界,除了一样的这个山水自然世界,也会用狗眼看人类的世界。

我常好奇,狗眼中的人类世界,会是什么样的?

也许,作为常伴随人类的异类,他们比我们更清楚地认识我们,是什么样的物种。所以闲暇时,我会以狗狗为主人公,写一些小小的成人童话。

比如,有一只狗狗叫亚瑟卡里布。

亚瑟卡里布,是一只真实存在过的狗狗。2014年秋天,因为西非爆发伊波拉病毒,有西班牙传教士中招,将病毒带回西班牙马德里。照看传教士的护士也被感染了,她的爱狗,也因此受到牵连,尽管并无证据证明,这只叫亚瑟卡里布的狗狗,感染了伊波拉病毒,但为了人类的安全故,他还是被法院宣判死刑,做了安乐死。

我为这只狗狗鸣不平,写了一则童话。什么是正义的邪恶。这就是了。打着正义旗号的邪恶。

有一只叫阿顺的导盲犬,是我虚构的。

很多拉布拉多犬,做了导盲犬。拉布拉多犬,特别聪明,特别温顺,他攻击性没那么强。由此我也觉得有一点可惜。他们并不比作警犬的德牧差,但往往只是做一个默默无闻的社工服务者。

由此,我幻想了有这么一个叫阿顺的导盲犬,不甘平庸,曾经为做警犬,努力奋斗过。虽然很优秀,名列前茅,最终依然被刷了下来。就是因为社会的不公,他在政法军警系统里,无背景,无家族优势。

经过一番奋斗,他最终依然做了一名导盲犬。他看上去平静,温顺,却是如此不同,不怒自威。在繁忙的大都市里,在大街小巷的穿梭里,每每看到那些安静地做着本职工作的导盲犬,我总想,他们其中有一只是阿顺。

以我们人类眼光看,狗狗虽然聪明,却是低于我们的动物。可我有时想,会不会反过来呢,可不可以反过来呢?狗狗曾经辉煌过,只是他们经历了一场大的灾难,不得不寻求人类的庇护,从而变低级了。

这就是小汪的故事。

小汪在白天,是一只看上去普通的狗,每到夜深人静,他却喜欢独自仰望星空。那遥远的星空里,有一个叫咕噜噜的星球,是他和猫猫们遥远的家。

在那里,猫猫和狗狗相继统治过世界,矛盾不可调和,最终爆发了星球大战。经历过这一帝国战争的浩劫,眼看着生灵涂炭,家园毁灭,最后为数不到一百的幸存者,登上了诺亚方舟飞船,来到了地球、

由于受到核污染,他们不仅体型变小,而且后代的智商退化,成为了现在的样子。小汪,是一个奇迹般的有意识者,还记着祖辈传下来的过去的故事。他看到,同样的故事,正在人类身上发生,但是却茫然无助,他甚至不知道如何警醒人类,因为在人类眼中,他只会发出:

旺、旺、旺……

狗狗也不全是好的。我们也常常形容坏人是恶狗,是狗腿子,是狼心狗肺。我也曾经写过一个叫武苍的狗王的故事。

在地球上,在恐龙之后,人类之初,也曾经有过一个狗狗统治主宰的时期。那时候人类住在山洞,在森林里采集。狗狗长得十分高大,智商未灭。

他们统治世界的方式,是每五年一次的狗王争夺大赛,全凭武力。因此,每一任狗王,都长得极其高大强壮。但同时,世上若出了一个极其高大强壮的狗,对现任狗王,是一个极大的挑战,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。

权力使人异化。在一个叫穷计的人类谋士出谋划策下,发明了一种用金属打造的狗笼衣,除了脖子、头、四肢和尾巴可以伸出狗笼衣外,身体其他部位,都在狗笼衣内。

国中的狗狗,长大了,就得把这狗笼衣穿上,以此使得他们在桎梏下,再也长不大。武苍是一个强壮的大狗,痛恨这个狗笼衣。凭借强大的实力和决心,他在新一届狗王争夺大赛上,干掉了前任狗王,做了新狗王,废除了狗笼衣。

举国一片欢腾。

但是好景不长,新狗王武苍想到下一届狗王争夺大赛,制作了一个新的狗笼衣,命令全国的狗狗穿上。而且新的狗笼衣,比从前的更小。

就这样,一届届狗王下去,狗笼衣越来越小。最终,狗狗们越来越小,变成今天的模样,失去了对世界的统治,在人类强大后,成为人类的宠物。

但是,今天的一些人类国度,是不是又在重复同样的故事呢?

除了以上狗狗,我还有其他一些狗狗故事,有的用了别的笔名,就不一一介绍了。有现实的,有虚构的。

我养了猫猫后,经常感受到猫猫的灵性,所以狗狗的灵性,也再正常不过了。他们的狗眼,是可以看世界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