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拿大人是出了名的学雷锋做好事。美国大选之后,又一个美加友好的民间故事浮出水面。

美国南方的佐治亚州,有个女子马琳(Lynn Marchessault),带着一子一女,去阿拉斯加州和军事基地的丈夫团聚。

她也曾经是军人,艺高人胆大,不是坐飞机,而是租了一辆很大的U-Haul拖车,亲自驾驶皮卡,拖着这辆车,带着孩子,往西北方向,像候鸟一样迁徙,跨越整个美国和加拿大,搬家去阿拉斯加。

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还是挺壮怀激烈的。尤其是她将驾驶的,不仅是八千里路,而是八千公里路。

不过进了加拿大,到了卑诗省北部,上了阿拉斯加公路(Alaska Highway),心里就发毛了,开始嘀咕,我只是个小女人了。

毕竟是美国南方来的,没见过加拿大的大雪,吓懵了。她一直以为她开的是四季胎,到了圣约翰堡(Fort St. John),有个加拿大妇女告诉她,你开的是夏季胎,为了安全,还帮忙给她找了一套带钉的冬季胎。

阿拉斯加公路,冬季路况复杂,还要上山下山,普通的冬季胎都不够的,要带钉的,或加链条的。这个美国南方女子哪里懂啊。她还想像武松打虎一样,喝几碗,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出了圣约翰堡,就开始上山,战战兢兢开了一百多公里,到了一个叫粉红山(Pink Mountain)的地方,手脚直打哆嗦,再也不敢开了,停在路边。

还好那里有加拿大临时工的工棚,让她和孩子住了一晚上。她就在网上求助,看有没有人愿意帮她开车,把她一家送到加拿大和阿拉斯加边境。他丈夫是军人,又是疫情期间,受管制,是不准过来接她的。只好上网发帖求助。

都听说加拿大人好,不知道谁会真得有这么好。

毕竟,从粉红山(Pink Moutain),越过卑诗省边境,到育空地区白马市(Whitehorse),再到阿拉斯加边境的河狸溪(Beaver Creek),有1700多公里。真能遇到愿意帮忙的壮士吗?

还真有这个壮士。

圣约翰堡(Fort St. John)有加拿大两口子巴斯(Gary Bath)夫妇看到了,驾车到粉红山帮忙。

巴斯大叔,是加拿大游骑兵队(Canadian Ranger)的,驾驶经验丰富,在冬天的阿拉斯加公路上开车,没什么问题。大婶儿也很开明,愿意让老公去做这个活雷锋,帮助一名来自美国的素不相识的妈妈。

时间还有点紧迫,因为按照加拿大的规矩,美国人借路去阿拉斯加,只能4-6天。你得在4-6天就完成跨越。

冰天雪地1700多公里,加拿大大叔大婶儿没想那么多,只觉得人家妈妈带着孩子,需要帮助,在这里人生地不熟,又没有冬天驾驶经验,阿拉斯加公路冬季路况复杂,又是上山下山,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就不好了。

有了大叔开车,马琳一家一下就轻松了。一路上相安无事。心情一好,看什么都好。觉得一路上,加拿大人都那么可亲、可爱。她说在美国,动不动就有路怒,但在加拿大,一路走来,即使她开得有点慢,人家都在后面安安静静跟着,还是加拿大好。

终于,巴斯大叔,把这个妈妈和她一子一女,安安全全送到了阿拉斯加边境的河狸溪(Beaver Creek),送到美国那一头。马琳的老公已经在那头等了,安安全全接了过去,一家团圆。当地的一名加拿大皇家骑警,将巴斯大叔带回了河狸溪,并帮忙找到一辆顺风车,送大叔到白马市。

这一期间,大叔在圣约翰堡的朋友,和当地的省议员,组织捐款,给大叔筹措到足够的机票费,让大叔在白马市,坐飞机回家。

就是这么圆满。

人家都觉得大叔高风亮节,大叔腼腆一笑,像雷锋同志一样说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

美国人马琳一家,对巴斯夫妇非常感谢,等她们一家,哪天搬回美国南方时,希望能和巴斯一家,再次相见,像朋友一样登门拜访。

美国人再一次说,Thank you, Canada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