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的疫情,除了电子商务是大赢家,还有一个产业,十分令人瞩目。不是表现在业绩上,而是表现在股市上,获得追捧。那就是纯电动汽车。

领头羊就是美国特斯拉。去年还有很多人唱衰特斯拉,搞得爱隆穆斯克很惨,不想在中国上海的工厂迅速建立,股价也真正开始爆发,冲上了月球。从去年底,到现在,翻了五六倍。但如果从2010年上市到现在,则翻了一百倍。堪称最近十年全球最好的投资。

2003年才创立的汽车公司,到了今年七月一日加拿大国庆节,市值高达2100亿美元,超过丰田,从市值上,成为全球第一大汽车制造商。

如今你再说纯电动汽车,已经没什么好short的了,因为人家已经是全球第一大了。

因为有特斯拉的示范效应,除了传统汽车巨头知耻而后勇,也加足马力迎头赶上,一些新的“互联网汽车”,也如雨后春笋诞生,尤其是在中国。

为什么叫“互联网汽车”呢?

不是把汽车都上网,而是这次创业潮,都是以前一帮做互联网的。而且仔细一看,都是一些70后,在中国做第一代互联网,经历过互联网泡沫的那些人。他们今天做电动汽车,就如当年做互联网。这帮人,是经历过沧海的,积累了经验和财富,虽然制造汽车,是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,涉及整个产业链,技术、工业复杂。

这帮人也有个特点,都是寒门出身。大多是农村的放牛娃。中国的仕途无法给他们机会,传统商业也无法给他们机会,但生在这个计算机时代、互联网时代、移动信息时代,给了他们机会。这个机会,给他们带来财富后,让他们可以反过来,进入传统产业,但是新时代基因的传统产业,也就是改造传统产业。

一开始也不容易。因为连特斯拉都不容易。有王传福这样稳扎稳打的,也有贾跃亭这样身败名裂的。不过贾跃亭倒下后,重新举起互联网汽车大旗的,是一个叫李斌的北大毕业生。

李斌是1991年高考安徽省安庆市太湖县的文科状元,考上了北大社会学系。社会学在国内是个冷门专业,他又同时辅修了法律和计算机,在大学一边读书,一边做一些软件销售。

毕业后,创立了易车网。因为那时候中国买车的人越来越多,买车需要查看汽车方面的资讯。2010年,在美国纽交所上市。做汽车门户网站和汽车交易赚了钱,受特斯拉刺激,于2014年在上海创立蔚来汽车,要做中国自己的纯电动汽车品牌。

想在新能源汽车时代,来个弯道超车,让中国拥有自己的叫得响的汽车品牌。为什么叫“蔚来”呢?因为纯电动是清洁能源,零排放,大家小巷都开这个,可以把“蔚蓝的天空重新找回来”。

想法好,也付诸于实际行动,而不只是PPT。但在没有成功的曙光之前,还是会被很多人看做贾跃亭第二。

一直到去年都很悬。今年受特斯拉刺激,特斯拉征服世界,爱隆穆斯克成为全球首富Top 5,这个北大出身的李斌,也不再被看做贾跃亭第二,而是“中国的爱隆穆斯克”。股价狂涨,在今年内,一下飙了二十倍。从股市市值上,居然超越了百年车企通用,成为全球市值排名第六的汽车制造商。

虽然交货的还不多。但中国市场大,想象空间大。此外,李斌把充电站改成了换电站模式,车主不用花时间去充,而是已经充好的直接给你换,方便快捷,用这种“麻烦交给我,方便还给你”的方式,暂时解决了纯电动汽车车主的痛点。

但是蔚来的未来怎样,我们不知道。股市上我也不评论。因为股市永远存在风险的。即使人们买特斯拉,这个涨了一百倍的股票,依然会有很多人亏过,亏不少。那些在40元买进60元卖出的,更是会骂娘。所以股市这个东西,没什么好推荐好评论的。看个人造化。

这一轮超级模仿秀,紧跟在蔚来后的,是广州的小鹏汽车。小鹏就是何小鹏,1977年生,湖北黄石人,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,做UC浏览器的那位,把UC浏览器卖给了阿里巴巴,2014年出来做“互联网汽车”。今年8月,也趁势在美国纽交所上市,在特斯拉大好形势上,获得追捧。

还有一个河北石家庄人李想,做硬件资讯网站泡泡网起家的,又创立了汽车之家网站。汽车之家,跟着李斌的易车网,在美国上市。2015年,他又跟着李斌的步伐,做理想汽车。有些人就是这样跟着你,看你做什么,他就做什么,市场那么大,总能三分天下。

以上三个都是互联网人做纯电动汽车,2020年大疫之年,可谓他们在股市上收获的一年。

还有一个上海的沈晖,才是真正汽车行业的人,出来做新能源汽车的,2015年创立威马汽车。1970年生,华南理工大的,在加州洛杉矶和哈佛留学,是个海归。一开始在传统的汽车制造商里做,然后在互联网汽车的风潮下,自己出来做。

除了这些新能源汽车新秀,比亚迪、上汽等,也在做新能源汽车。反正国内每次风潮,都会一拥而上,各立山头,然后形成割据之势,最后总有那么一两个突围而出,赢家通吃。以前视频行业也是如此。

但这么多在互联网行业浸淫多年,并且有身价有朋友的人,四十多岁,又充满激情,二次创业或三次创业,搞纯电动汽车,说明什么呢?说明这就是未来,这就是现实。

我们能比他们聪明多少呢?我们在那个时代,就被他们超越了。所以呢,这帮70后寒门,在政治上无所建树,但在商业上,在新经济上“弄潮”、“掌权”。纯电动汽车铺开的速度,比我们想象得要快。

最后鹿死谁手,就尚未可知了。很多东西,充满了变数。谁能想到,这么短时间,传统汽车制造巨头,会被特斯拉超过呢?而特斯拉,很大程度上,又维系在爱隆穆斯克身上,他伤个风、感个冒,吸个大麻、打个地铺睡个觉,乃至于新冠病毒测个阳性,都会让股价震荡。

未来四年,若是拜登上,对EV是个利好,但即使不是拜登上,EV还是会铺开。这是没办法的事。科技革新的潮流,非政治可以阻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