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做了一个梦,梦见一群京剧花旦装扮的年轻女子,却披麻戴孝,在乡野田地里哭灵。昨天是万圣节,好理解,到了今天,就是11月1日,加拿大国殇日就近在眼前,加拿大人又开始戴小红花了。

小红花的意义,就不多说了。除了缅怀先烈,也是给退伍军人协会的一个捐款,可以支持老兵,让他们安度晚年。

华人是容易被忽略的一个群体,虽然也做了牺牲,做了贡献。所以每当此时,我们华人社区,自己的族群,最好自己缅怀。二零一八年的时候,我以多伦多妈妈网的名义,在皇家加拿大军团(Royal Canadian Legion)建立的官网mypoppy.ca上,定制了三枚电子小红花。

欢迎读者使用。


Chinese Railroad Workers 太平洋铁路华工

第一枚,献给修建加拿大太平洋铁路的1.7万华工。这一部分华工来自美国,一部分来自国内(大清)。加拿大当时人口少,缺钱,难以打通大海到大海的太平洋铁路。修这个铁路的本意,是把卑诗省拉入到加拿大的版图,以及巩固加西,否则卑诗省可能独立,也可能成为美国的一部分,而加西不巩固,与加东关系不紧密,加拿大也难以成其为一个从大海到大海统一稳定的国家。

1.7万华工修铁路,部分解决了这一问题。有一千华工左右,长眠地下。


Chinese Labour Corps 一战中国劳工旅

第二枚,献给远赴第一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的14万中国劳工。他们大多是山东人,对德国有国恨家仇。他们去欧洲,不是直接参战,而是为英军、法军挖战壕、送物资、抬尸体、清理战场。英军、法军士兵损耗严重,如果不是这14万中国劳工补上,他们自己得分出14万士兵来做同样的事,所以这14万中国劳工,是对一战协约国有力的支援。

也因此,中国是战胜国之一,不仅收回山东,还站对了位置,从此改变国际地位。


Chinese Canadian War Heroes 两次世纪大战加拿大华裔军人

第三枚,献给两次世界大战,加入加拿大军队参战的900名华裔青年。你别看900不多,但都是精英。毕竟那还是种族歧视的年代,主流社会不太让非白人参军参战。

也由于他们的贡献,战后加拿大即取消了排华法案,给予华裔投票权。加拿大第一位华裔国会议员郑天华,就是加入加拿大军队参加过二战的退伍军人。他们对战后提高华人在加拿大的地位,做出了贡献。


加拿大华裔社区,对这些先烈、祖辈的纪念,也没有停止过。1989年,多伦多华人在CN Tower下的铁路边,竖立了一个加拿大铁路华工纪念碑(Chinese Railroad Workers Memorial)。1998年,温哥华华人在Downtown建立了一个华裔加拿大人军事博物馆(The Chinese Canadian Military Museum Society)。

如果你还想寻根问祖,看看老祖宗们当年是怎么来的,来淘金的,来修路的,你还可以去卑诗省北部的小镇巴克维尔(Barkville, BC)一游。当年加拿大淘金潮,华人在那个小镇,占了半壁,但多做打杂、苦役,开山修路。金子挖出来,运出去那条险要的绵延千里的加里布马路(Cariboo Wagon Road),也是华工修的。

华人虽说是为了赚钱,但的确老实,出了不少苦力,吃了不少苦头,也有不少人葬身于此。他们为加拿大建国以来披荆斩棘、筚路褴褛,也做了踏踏实实的贡献,值得肯定,值得重视,值得缅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