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 每逢佳节倍思亲。

遥知兄弟登高处, 遍插茱萸少一人。”

今天是九九重阳节,又到登高的日子,又到思乡的日子。人在加拿大这么久,已经入乡随俗了,如今都是赏枫。每到这个时节,我倒想,那些流落在欧美的加拿大人,一定很想念故国家乡的枫叶吧。

假如安省伦敦人走出去,他们会想念哪儿呢?

我想最有代表性的,就是伦敦最大的公园,泰晤士河畔的春岸公园(Springbank Park),以及春岸大坝(Springbank Dam)的“大坝秋色”了。

春岸公园,对伦敦人来说,很特殊。这个公园位于伦敦市西郊一个叫拜伦(Byron)的村子。不错,这个村,就是以英国著名诗人拜伦的名字命名的。

一百多年前,就在这里修了水库。伦敦市民可以坐蒸汽船到这里来游玩。不想1881年5月24日维多利亚日,发生了翻船事件,震惊了维多利亚女王。1896年,修了电车,改坐电车到这里来玩。

泰晤士河洪水泛滥,以前的大坝被冲垮了,现在这个大坝是1929年重修的,屹立在此,到如今已经快一百年了。伦敦市泰晤士河上游,已经有了范莎水库,伍德斯托克还有野木水库。早没有轮船和电车了,都是自己开车来玩,所以这个大坝,已经永久废除了,只是作为一个历史遗迹,融入春岸公园无边的景色,供人们瞻仰。

加拿大雁和绿头鸭特别喜欢这里,一年四季在这里生活栖息。不过据我观察,他们也是有帮派的。似乎以这个大坝为界,大坝上游那一头,是个帮派,大坝下游这一头,是个帮派。

如果擅自越界,两大帮派可能在大坝下摆出两军对阵的架势。但通常不会真正打起来。只要一方封锁国界,宣称主权,通常对方都比较自觉退回去。

河边的春岸公园里,有一个小火车,有一个旋转木马,还有一座童书乐园(Storybook Gardens)。童书乐园,曾经是个小海狮动物园,1958年发生了著名的海狮逃跑事件。从公园的下水道,逃到了泰晤士河,再顺流而下,到圣克莱尔湖,经底特律河,进入伊利湖,才几天时间,出现在美国俄亥俄州北岸。被抓了回来,伦敦人夹道欢迎。不过如今早已经不这样玩动物了。这里改成了一个儿童乐园,冬天还可以滑冰。

春岸公园泰晤士河岸,有一条自行车道Trail,沿着泰晤士河,蜿蜒曲折10公里,一直到伦敦市Downtown的三岔口。一年四季,伦敦人喜欢在这条trail上骑车、轮滑、跑步、遛狗、健行。

春岸公园附近,同在拜伦村,还有一个博乐山,夏天可以biking,秋天可以赏枫,冬天可以滑雪。所以,拜伦村的春岸公园,一百多年来,承载了伦敦人的记忆。

春岸公园的泰晤士河两岸,也高低错落。上游地带,南高北低,大坝这一段,北高南低。因为向阳,每到秋天,就呈现出“层林尽染”的美丽枫景。夕阳晚照,红枫倒影在河水中,好像一幅流动的油画。

我想在外的伦敦人,每到感恩节前后,我们的中秋到重阳这一段时日,一定会很想念春岸公园及大坝秋色,所以,以“静夜思”主题,做了这么一个小视频。好像白日思绪不宁,晚上半梦半醒,梦回故乡。又看到了故乡的山水,故乡的秋色,最后变得宁静下来,好像摇篮里的婴儿,带着笑脸沉沉睡睡去。

配的这首曲子叫Amazing Grace,我特别喜欢。就是这种感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