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拿大雁,在加拿大是一个神奇的存在。可以说,她们才是加拿大第一大帮派,地狱天使等不是。有她们在,狗狗也不是加拿大第二大族群。

加拿大雁,在加拿大可谓到处都是。她们是一夫一妻,成双成对,往往在春天孵蛋生孩子时,还占据多蒙温等大都市里的停车场、商业中心,不仅傍若无人,你走近一点,丈夫还会攻击你。

但是,我从来没有看到过,像加拿大伦敦春岸公园里,那么大的加拿大雁大都会。如果加拿大雁这个社群,也有她们的新闻报纸,那么我想,她们应当知道,伦敦是她们的省会,而这个都市中心,就在春岸公园。

春岸公园,在泰晤士河畔。这里有一座废弃的大坝,有个Playground,还有一个童书乐园。不知道为什么,加拿大雁就是喜欢这里,成群结队,一年四季都在这里,即使冬天都有不少,不去美国了,就在这儿。

一会儿在河里游弋,一会儿飞到公园的草地。有时候他们还会开“武林大会”。每到秋天,春岸公园里和泰晤士河岸,枫红一片,秋色无边,加拿大雁和加拿大游人,更组成一道靓丽的风景。

我就喜欢观看这些加拿大雁,发现总有那么一两只呆头鹅,嫩头嫩脑、探头探脑的,像是刚刚进城的乡巴佬。想到英国人嘲笑美国人的《洋基歌》(Yankee Doodle),拍了这么一个视频,配了这么一首曲子。

《洋基歌》,有点像中国宋词里的曲调,你可以填词。这个曲子,历史更加悠久,说是在中世纪的荷兰就有了,是荷兰农民的秋收歌。在英国、法国、荷兰、西班牙等西欧国家民间,都有传唱。

曲子好听,你可以填词。在北美七年战争中,英国军官就填词来唱,取笑新英格兰这些地方的洋基佬(Yankee)。欧洲来的,自视体面、时髦、高贵,看不起殖民地这些人,穿得那么不讲究(美国人自认是简单、朴素、自然),却又喜欢在帽子上插根羽毛,学欧洲人的那种假发赶时髦。

Doodle就是傻瓜、蠢蛋的意思。macaroni,是曾经流行于欧洲的一种时髦发型,俗称“通心粉”。

七年战争结束后,又爆发了美国独立战争。一开始美国兵不是英军对手,英军编了《洋基歌》,来取笑美国兵。随着战势反转,英军江河日下,美国军官抓了英国兵,就逼迫他们唱最爱的《洋基歌》,要边唱边跳,不叫停不准停,一直唱到他们累趴下为止。

所以后来英国兵,一听到《洋基歌》就怕。《洋基歌》,反而成了美国人抗英、独立胜利的象征,成了美国民间的国歌。他们也做了适度的改编,在后半部分,歌颂了他们的领袖华盛顿。

因为曲调很欢快,内容又诙谐,也成了美国儿歌。小朋友都爱唱,尤其跟着骑马的人后面,又唱又跳。

目前最常见版本《洋基歌》的歌词:

Yankee Doodle went to town
A-riding on a pony
He stuck a feather in his hat
And called it macaroni

Yankee Doodle, keep it up
Yankee Doodle dandy
Mind the music and the step
and with the girls be handy!

Father and I went down to camp
Along with Captain Gooding
And there we saw the men and boys
As thick as hasty pudding.

And there was Captain Washington
Upon a slapping stallion
A-givin' orders to his men
I guess there was a million.
洋基傻小子跑进城,
骑着只小马驹,
他在帽子里插根羽毛,
叫它做通心粉式假发;

洋基傻小子,接着装,
洋基傻小子赶时髦,
伴着音乐翩翩起舞,
对姑娘们可有一手!

老爹和我上军营,
跟着上尉古丁,
在那儿我们见了不少男人男孩,
人山人海堆得像块布丁。    

统帅华盛顿也在那儿,
骑着只高头大马,
正在发号施令,
我猜他手下至少有上百万人。

从歌词可以看出,美国版的《洋基歌》,已经兑变了。依然是乡下来的一个傻小子,一开始傻傻的,憨憨的,然后加入了美军,见了世面,上了战场,成了英雄,而像他这样的人,有上百万,这百万大军的统帅,就是骑着高头大马的华盛顿。

美国人的自豪之情,跃然而出。

我就想象,在加拿大春岸公园里,有这么一只呆头鹅,从郊外的乡村,刚刚来到这个加拿大雁的大都会。还没见过世面,不合群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别人下一步做什么,他都不知道。很懵懂。

不过经历一番后,最后终于跟在人家屁股后面,人家做啥,他就做啥,看上去,已经入伍,渐渐像那么回事儿了。

在加拿大这个层林尽染、枫红烂漫的秋天,和孩子们去赏枫,可以唱一唱、听一听、跳一跳,Yankee Doodle。它就是一首欢快的儿歌,没有再歧视谁、侮辱谁的意思。如果你和孩子能重新给它填词,赋出新意,那就更有意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