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,让许多人一筹莫展,却也给人带来了新的机会。在疫情中,别人都害怕丢掉工作,哪怕是一份汽配厂的最低时薪工作,多伦多一对华裔夫妻,在疫情中,却辞去了加起来年收入40万元的工作,全心全意做他们的e-commerce生意了。

小郑(Christine Trinh )和小谭(Simon Tan),都是华裔移民二代。小郑的父母来自越南,小谭的父母来自马来西亚。第一代移民都挺艰辛,含辛茹苦把孩子供养出来,第二代移民往往都获得了良好教育,找到好工作。

小谭是小郑哥哥的高中好友,小时候就认识。两人又是约克大学(York University)的师兄妹。拍拖了六年,2015年结婚。小谭是特许金融分析师,在一家金融公司从事企业发展和并购,年薪25万元;小郑是约克大学舒立克商学院(Schulich School of Business)的MBA,在一家房地产投资信托公司当土地开发经理,年薪10多万。两人的年薪,加上奖金等,总计一年有40万元收入。

可想父母有多开心。一般按照华人家庭的理念,就这样的Careers,循规蹈矩,做一辈子就好了。

可是随着2018年5月,他们家小公主夏洛特的出生,小两口的人生轨迹改变了。当了新爸爸新妈妈后,一开始手忙脚乱,生活都是围绕着孩子转。

他们发现个问题,宝宝长得快,一天一个样,宝宝的衣服不好买。此外,作为新一代年轻人,他们也接受环保理念,觉得fast fashion的新衣服刚买不久就要丢,太浪费。作为华人子女,他们也从父辈艰苦朴素的作风那里耳濡目染,知道父母小时候都是兄弟姐妹的衣服传着穿,所以两口子很接受给宝宝买二手衣服。

可是宝宝的二手衣服也不好买。如果去那些二手实体店呢,每次都很辛苦,要把宝宝装在car seat上,取上取下,店里挑选半天,一番折腾。去Facebook的网上二手市场买,往往好不容易看中了,给妈妈发短信,人家说已经卖掉了。有时约好了,准备要去时,人家又发短信过来,说有事取消了,放了鸽子。

总之很不方便。

如今建个网店也方便,有加拿大的Shopify,能不能把二手实体店,搬到网上呢?说白了,就是最好有这么个地方,把不方便留给卖家,而把方便留给想给宝宝买二手衣服的新爸爸、新妈妈们。

说干就干。才开始,只当一个兴趣爱好。

他们订的第一个小目标,是搜集一千件宝宝衣物,于2019年春季上线。

为了这一千件衣服,可是折腾。从朋友、亲戚家凑,在Facebook Marketplace 买。上网店前,先在Instagram上开了个账号,发布一些宝宝衣服、生活照,进行宣传,吸引粉丝。

2019年4月,他们的网店beejamay.com上线。May是因为他们女儿出生在五月,Beeja是印地语“开始”的意思。beejamay,意思是他们孩子的人生开始,他们为人父母开始,也是他们网站、创业开始。

因为有亲朋好友和Instagram的粉丝支持,上线第一天,就有17个订单。

不过创业是很辛苦的。一开始你当娱乐,真做就发现会有好多付出。首先还不是金钱上的,而是时间上的。实际上,他们这个网店,一开始的投入只有三千元。

主要是时间。白天要上班,下班后要照顾宝宝。等晚上八点宝宝睡觉后,他们才开始这第二份工作,要检查衣服,要拍照,要定价,要上库存,要处理订单,要打印订单准备shipping等。经常要搞到凌晨一二点钟。

但创业嘛,都是有一股劲儿的,尤其是看到有成效,那股劲儿是很足的。那是一种全新的乐趣,很有成就感。而且追逐梦想,本身就是件令人很high的事。

每到星期天,他们还要去整个大多伦多,搜集二手宝宝衣服的库存。一天下来,得花六个小时。做生意是这样的,你得卖,还得买。买卖两头,你都要处理。要保持存货,还要不断上新。

头几个月,每个月有50个订单左右。两口子乐在其中。人手不够,又请了自己的侄女做兼职拍照。一个月,只挣几千块钱。对于一个新开网店来说,已经非常厉害了,就在加拿大谋生来说,也相当于普通打工者收入了,但对他们一年挣40万左右的高新收入阶层来说,这点钱,算上他们投入的时间、精力,不值当。

但才刚开始对吧?而且最重要的是,乐在其中。

2019年6月,小郑的产假、育儿假结束,回公司上班了。接下来几个月,生意大概每月增长10%的样子。

这样一直搞到今年三月疫情前夕,生意比刚开始增长了50%。虽然很可观,但是一边上班一边搞,肯定精疲力尽。

这个时候,新鲜劲儿已经过了,你可能考虑,是否还继续下去。如果没有疫情,说不定真不做了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虽然好玩,但毕竟和正职的收入相差太远。

今年三月,疫情来了,他们本来以为这下完了,商家都在关闭,大家都不买东西了,他们的生意肯定也会受影响。没想到,从4月到5月,他们的销售额翻了五倍!

大家都改网购了,他们的beejamay.com,也成为网购的受益者。但是销售额翻了五倍,也意味着,两口子的工作量也翻五倍,经常要搞到凌晨3点。

两口子以前是有辞职的想法,但心里想着,怎么也要两年。现在就要下决断了,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。因为老公小谭年薪高,老婆小郑五月就先辞职了。六月份,老公也辞职了。这个决心下得蛮大。

辞职更多还是担心父母不理解,亲友说风凉话,好好的一年四十万不要,去卖二手宝宝衣服,万一哪天做不下去了,回头又找不回那么好的工作怎么办?好在父母知道他们的性格,若不是心里有谱,不会下这么大的决心,既然已经决定了,就给予他们支持。

六到七月,销售额回落,还有点心慌。到了八月,创下了销售记录。他们就把库房搬出了地下室,在旺市租了一个warehouse。还多雇了4个兼职,取货、拍照、处理订单。

目前,一个月有500个订单左右,是一年前的十倍。以前都是想订单的事,如今要想建立库存的事。不能只在大多伦多这么转悠搜集二手宝宝衣服,还要想,在网上搜。

有多余宝宝衣物的,可以打包邮寄出售给他们,他们再分拣处理销售。一般,放在网上,有一半卖出,一半没卖掉的,就捐赠给多伦多一些面向母婴的慈善机构(New Mom ProjectMamas for Mamas 等)。这样,商业和慈善,两者兼而得之。

他们希望持续建立这么一个良好的商业模式,扩大规模。有一天,可以更多时间陪伴自己的女儿,也使得使用他们网站购买宝宝衣服的妈妈们,可以省下来更多时间,陪伴自己的宝宝、孩子成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