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的Civic Day长周末,天气这么好,却不能出去玩,是不是好可惜?

去年此时,我在哪里玩呢?

我去看了伊利湖港口城市科尔伯恩(Port Colborne)的威兰运河节(Canal Days)。从1979年开始,每年举行,到今年是第42届,因为新冠疫情不得不取消了。

没关系,正好去年夏天,我在西南安省地区玩,拍了一些小视频。我会选择一些,写一些这些小视频背后的游玩、拍摄故事。跟着这些小视频和文字,你相当于在线游玩一次对不对?

我是一个Day tripper,每年夏天,都喜欢去周边玩。有些同学,总是觉得在加拿大的生活好寂寞,好枯燥,我就想不通了。当我们小时候在国内,摊开中小学地理课本,谁不知道尼亚加拉大瀑布啊,那种神秘和喜爱,就像唱起“我爱北京天安门”一样。再打开世界地理地图,谁不羡慕那浩瀚的五大湖?

像海洋一样宽广,却是淡水湖,还紧密相连,多么令人神往?很想在身上插双翅膀,飞离课堂,越过太平洋,身临其境看看有没有?小时候写作文,大家都喜欢用“万里无云”、“身临其境”几个词。

如今真的万里无云了,身临其境了,我们却玩不动了,觉得周围没意思。那是懒而已,不喜欢亲近自然而已。有的同学还担心油费。

其实我以前出去乱玩,也有点犹豫花钱的事儿,比如你从多伦多跑科尔伯恩港这么一趟,来回三百公里,值不值?

我觉得值。

为什么呢?

我们心里想的,都是渴望去欧洲,去拉美,去南非,去越远越有名的地方,那才叫旅游对吧?

可是你有没有想过,当你这样神游的时候,有多少在欧洲、在拉美、在南非的朋友,和你有一样的心里,觉得身边的地方不叫旅游,而喜欢千里迢迢甚至不远万里,花几千甚至上万的旅行费用,到哪里来玩呢?

就到咱家门口来玩。

咱懒得动一下身,抬下一脚即到的地儿,那些人花了成千上万的银子,还一脸兴奋、风尘仆仆?

全世界的旅游者,是不是都有这种感觉?

其实,加拿大可以探索的地方很多。我很喜欢安省以前车牌上的口号“Yours to discover”,你去发现,去探索,就会有好多惊喜,你不去探索,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。

大家知道,加拿大有一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,叫爱丽丝门罗(Alice Munro)。她的短篇小说的确写得好,在全球拥有不少挚爱粉。我们都知道爱丽丝门罗是加拿大的,你知道她家在哪儿吗?她住在哪儿吗?

她家就在西南安省小镇克林顿(Clinton Ontario ),而且她的小说,以描绘她家乡的人物、家乡的故事见长。我去她那儿不到一百公里。可是我一直没去看看,因为觉得来回跑这么二百公里,就为了看一个名人的家在哪儿,是不是有点太浪费油钱?

其实我倒不觉得傻。因为那是一个很奇妙的体验,去找一个全世界的名人住在哪儿,然后再看她的文字、图片,就感觉更加会心了。

去年夏天,我就专程跑了一趟。回来很开心。然后我上网搜索,发现有挚爱粉,从巴黎、柏林、伦敦这些地方,专程坐飞机来,再租车开车去找,花了几千块钱,最终看到的是我和看到的一样,短短驻足而已,可是她们把这样的经历拿出来分享,那种激动、兴奋的心情跃然纸上。

我想,我这刹一脚的功夫,来回不到两百公里,也太TM值了。这种人生体验,也就一次而已,看到了,就不需再看。但没有这一次,就是缺憾。

回到科尔伯恩港的威兰运河节。我知道四十多年来,有不少来自海内外的游客到这里玩。因为五大湖的圣劳伦斯河海道(Saint Lawrence Seaway),对美加两国来说,都是一个世纪工程。

打通五大湖水域,让远洋货轮,可以从大西洋圣劳伦斯海湾,沿着圣劳伦斯河,上溯到安大略湖、伊利湖、休伦湖,可以抵达苏必利尔湖。想想是不是都很壮观?

我们看地图,五大湖大则大亦,但很容易凭简单印象,感觉它们都是一样高,甚至和海平面差不多是不是?

错。如果我们把五大湖的远洋货轮水道拉直了,形成一条线,我们发现,它其实也是条由高到低、从西向东流的长江!

我们理一理:

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;文件名为8.jpg

这“长江水”,先从苏必利尔湖(Lake Superior),经过圣玛丽河(St. Marys),流入休伦湖(Lake Huron)、圣克莱尔湖(St. Clair Lake),再经底特律河(Detroit River),注入伊利湖(Lake Erie)。

到了伊利湖的尼亚加拉这一段,问题来了,它比安大略湖高出近一百米!“长江水”到了这里,经尼亚加拉河,一下跌落到安大略湖,形成壮观的尼亚加拉大瀑布!

可是你能这么开船落下去么?

我们知道到了安大略湖,又“风平浪静”了,可以一直开到金斯顿。从金斯顿那里,一路顺流而下到蒙特利尔这一段,有激流险滩。好在美加合作,修了一些大坝和水库,做了调节,也是类似三峡水库一样,还搬迁了附近的居民,但最终是让安大略湖的货轮,可以顺流而下到蒙特利尔,再从蒙特利尔去大西洋,就一下豁然开朗了。

所以圣劳伦斯海道,关键一段,就在尼亚加拉大瀑布这一段巨大落差。

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;文件名为9.jpg

以前,印第安人是沿着尼亚加拉河划小船,到了大瀑布上端这一截,就下来,把船扛在肩膀上,翻越尼亚加拉断崖,一路下坡到了尼亚加拉瀑布底,再放船到河里继续划,累都累死了。

这种连接两条河道,不得不扛着船只和货物走的路,就叫portage。“Toronto”,本来也是一条,连接安大略湖(Lake Ontario)与西姆科湖(Lake Simcoe)的portage。我们现在说“多伦多”这个名字,雄赳赳气昂昂,其实一开始也就是印第安人扛Canoe走的山野小路。

高大上的东西,往往都来自卑微。只是高大上了以后,往往把卑微给忘了,甚至抹灭了。

一开始打通伊利湖和安大略湖,也是走portage。白人来了后就在尼亚加拉的内陆修运河。为了什么?不是为了造福千秋万代,就是商人为了运货赚钱。杨广修大运河,也不是为了造福千秋万代,只是为了方便去扬州玩美女。

这个大运河修了四代,不断拓宽,成了今天的样子。全长43.4公里,一共有八个闸,一级级放水,把船往下降。远洋货轮在五大湖内陆载了铁矿、盐、谷物等,就在这里“坐电梯”,一级级下,总共下降近一百米。到底儿,就是安大略湖。

沿线也有二十一座桥。其中起点科尔伯恩港的这第一座桥,就叫21桥。它还是一个很好玩很特别的升降桥。威兰运河上,一共只留存了四座升降桥,科尔伯恩港这一座,是最热闹的一座,可谓这个港口城市的地标。

在这里,你每天就可以看“江南草长,群莺乱飞”的美景。

每年Civic Day为期四天的运河节,就在这一带举行。从这座桥以下,沿着运河西岸,一直到伊利湖湖畔,变成了一个步行街。

人头攒动,商贾云集。还有各种各样的船只过来凑热闹。


来自YouTube 陶陶三频道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channel/UCDvSvMIYVRIrmyvk-C7-Y2A


其中有一艘参加过二战的大英帝国帆船,叫“Empire Sandy”,非常带感哦。只听一声炮响,所有游人回头,大英帝国的“Empire Sandy”战船,徐徐驶进港湾,万众瞩目,船上的游客,别提多神气了。

这个帆船是可以花钱坐的。很有历史感,所以我把这个小视频,做成了七十年代电影画风。当时我也不知道游客怎么下船,觉得一定好玩,就把相机用三脚架,架设在这只战船出口的地方。然后,那位大叔和小哥,就自己开始演出了。当然,没有音乐,音乐是我自己配的。

船上有许多女士,天生爱美,看得出,有镜头对着她们,还是有点小兴奋。短片的最后有惊喜,最后一个镜头,下船的那个女生,我感觉特别上镜,很适合拍摄电影。希望有一天有人能发现她。

这个运河节挺热闹的,没去过的,要等明年了。我希望华村是面向加拿大全国的,所以我就不特别去写攻略了。攻略方面,你可以自己搜索查找。但我特别提醒一下,如果去科尔伯恩参加运河节,别忘了晚上还有烟花。白天别忘了顺便再去一下附近的水晶沙滩(Crystal Beach)。那个地方大有来头,水特别清。以后再说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