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过昨天的文章《“正能量杀人事件”,和同情心的区别》,大家应该知道,同情心和“正能量”是不同的,不要混淆。

同情心(Compassion),一般似乎都是对外的,你对人家受苦有感觉,你去善待和帮助人家。但实际上,我即世界,同情心,除了对他人对社会,也包括对自己。

对自己,就叫Self-compassion。

昨天有个读者“灵魂三问”的留言挺好:

“如果我提早就识别出这类老师的冷暴力或暴力,我会斩钉截铁做些什么保护孩子吗?我能教育自己的孩子即使在面对不公正,被孤立,被当众羞辱仍然保持冷静的自我评判不致于走上绝路吗?”

看得出,她是想让我们找一个解决之道,让孩子不再重蹈覆辙。比如,小缪这个班级,50多个孩子,其他孩子有没有受到类似的羞辱式畸形教育?还有你的孩子,在其他学校其他老师教育下的孩子,有没有可能受到类似教育而你不知道?

有没有可能,你的孩子也会受到这样的伤害?

那么在期望于获得社会公正的同时,我们也不得不面对社会现实,如何教育孩子,让她在心理层面可以自我保护?

这就是我们要介绍的自我同情心(Self-compassion)。

每个家长,都应该给孩子做一下自我同情心的教育。

什么是自我同情心呢?

简单说,自我同情心,就是你像对待你的好朋友一样对待你自己。当我们的好朋友失败、痛苦,受到委屈、欺负、侮辱时,我们会干什么?

我们会去鼓励她,安慰她,帮助她。而且我们特列能理解她,体谅她,特别温柔,特别有耐心。

可是当我们自己失败、痛苦,受到委屈、欺负、侮辱呢?

我们是不是很失落,很沮丧,感觉很挫折,很难过。假如又没有一个好朋友,像你对人家一样来对你,来鼓励你,安慰你,你的失落、沮丧会不会更加明显?

假如不仅没安慰,还有人加以讽刺、挖苦、嘲笑,你会不会觉得世界很暗淡,你很郁闷,你很愤怒,你很无助?

缺乏自我同情心的外爆和内爆

孩子为什么会自杀?

往往都是因为那几分钟,感到特别沮丧、绝望,而这种沮丧、绝望,往往来自外部世界的压迫、羞辱、冤枉、欺凌等。

缺乏自我同情心,任何一个人陷入这种境地,感受屈辱、冤枉和不公,又没有外部来的同情心,她就容易爆。

包括外爆(explode)和内爆(implode)。

外爆就是我捅你一刀,丢个炸弹什么的,内爆就是捅自己,跳楼自杀。

实际上都是一样的。

我即世界。你要么捅世界,要么捅自己。大家都只注意到外爆,却忽视了内爆,仅仅把内爆,看做是一个人的脆弱。其实,内爆,何尝不也是一种抗争?比如你房子被拆了,你又没办法,这口气又咽不下,自焚了,这并非完全的脆弱,它也是一种抗争。

只是一种善良的抗争,一种不愿意或不敢伤害别人,而只伤害自己来表达的抗争。

但是伤害自己,总是不好的,因为并不是你的错。很多人,尤其是孩子,又无法控制自己,至少在那段时间内。如果时间长一点,比如刚好上课铃响了,或有人拉你去玩,这一两秒钟念头一过,这几分钟情绪一平复,也就过了,也就不会跳楼了。

如果没有外部干预,我们怎么控制自己呢?怎么帮助自己呢?怎么教育孩子呢?

怎么办呢?

那就是学会自我同情心(Self-compassion)。

自我同情心,也不是我的首创。

是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教育心理学副教授克里斯汀内夫(Kristin Neff),以心理学的方式提出来的。

但她的研究其实也是来自印度哲学。

1997年,在加州伯克利博士毕业时,刚好闹离婚,她一度很抑郁,人生失去了方向。她就开始做冥想,去报了一个禅定班。第一个晚上第一节课,老师讲的就是同情心。而且老师讲的同情心,是一个循环,不仅包括对他人,也包括对自己。

当时,她的世界一下就被点亮了。觉得自己就应该善待自己,像朋友一样对待自己,然后她的生活立即发生了改变。找到工作做博士后,她发现同事们都在做自尊研究,可是她发现,自我同情,明显比自尊要好,于是改为做自我同情心的研究。

这一研究,就是十多年。出了不少成果。其中一个成果,就是为什么学会自我同情,比学会自尊好。还有自我同情,有哪些层面。

自我同情和自尊有什么不同?

在我即世界里,其实自尊,表面是对我,其实依然是在对世界。自尊依然是建立在,针对这个外在世界,我的自我价值评估上。

我是好人还是坏人,我长得漂亮还是长得丑,我是富有还是贫穷,我是优秀还是落后?

你依然是不断在用外部世界的标准,在评估自己。当你自感超过身边的人,你就觉得有自尊,你可能洋洋得意,甚至变成自负、自大;当你感觉自己不如别人,你就可能自卑。如果你明明不如他人但自我感觉良好,就容易变成自恋;你明明感觉自己强过他人却没得到期望的回应,你就容易自怜。

这都是自尊的问题。它依然有一种压迫。只是把外部的压迫,转换成你自己压迫自己。你会自己责备自己,自己督促自己,给自己很大压力。

所以我们经常有自尊心受到伤害这一说。自尊心受到伤害,我们受不了,我们本能会自卫,会攻击。

我们要么变得出离愤怒,要么堕入沮丧(depression)的深渊。走到极端,就是或外爆或内爆。愤怒,就是外爆,沮丧,就是内爆。

所以实际上,丢个炸弹和自己跳楼,本质上都差不多,都是差不多的原因。

那么自我同情心为什么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呢?

自我通心情,说白了,就是懂得自我疗伤。这个世界,并不是被捅了一刀子,摔了一跟头,有物理上的看得见的伤口,才叫疗伤;心理上的,情感上的,精神上的伤害,是一样的,是看不见的伤口,也是要疗伤的。

自我同情心,就是像对待朋友一样对待自己。受屈辱了,受欺凌了,被冤枉了,你失败了,要学会首先安慰、鼓励、帮助自己。

有三个层面可以借鉴:

首先,认识到,他人、社会对你的伤害,还有你的这些受挫、屈辱感受,是普遍人性(common humanity)。

你举目一望,你身边的同学,你的同事,你的朋友,你的父母,你认识的其他人,你在网上、书本上看到的例子,哪个不是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,在人生阶段,或多或少有这样的经历?

袁老师羞辱你,既是她个人,也不是她个人。因为整个社会就是这样。还有好多学校,好多袁老师,还有好多个小缪。并非是袁老师一定和小缪过不去,而是这是整个社会普遍人性。

如果能提高,当然更好,暂时无法提高,怎么办?认识到并不是某一个人,一定要和自己过不去。迫害者、压迫者,其实也不过是一份子,她自己也不过是以社会教育她,驯服她的方式在行事,甚至有些人,她今天的行为,也是因为过去自己受到的挫折、压迫等人生遭遇有关。

要让孩子认识到这个普遍性。还有好多孩子受到这样的影响,大人亦是如此。在自尊下,你可能就此恨自己,孤立自己,摧残自己,但是在自我同情心,你要善待自己,鼓励自己,安慰自己。要像对待朋友一样,对自己也有温柔和耐心。

在自我同情心下,拒绝自己对自己isolation。别人隔离你,自己再隔离自己,那不是更孤立了么?

第二,是mindfulness ,学会观照和平衡。

其实这也是从佛教的内观来的。你得认识自我的真相是什么。这个对孩子难一点。

简单说,当你感受屈辱、羞辱、冤枉、委屈时,你就不断提醒、告诫自己,自己正在受屈辱,羞辱、冤枉、委屈,不要只简单陷入一种或愤怒或沮丧的情绪之中。

你得清醒。

就好像你叫朋友醒一醒,过了今天,明儿早太阳一出,又是新的一天。你得叫醒自己。

不要忽视别人对你造成的伤害,忽视内心的那种感受,但也不要夸大对方给你造成的伤害,夸大内心的那种感受。

更不要死脑筋专注在某一个点上,比如我为什么这么笨,我为什么总是不被老师喜欢等等。

要学会认识真相是什么,真相是我有优点也有缺点,有人喜欢也有人不喜欢。你还要找到平衡,不要总集中在负面的那一点上,还要想到,自己也有积极的那西点,比如爸爸妈妈怎么夸我,上次班上语文考了第一名等。

这样一平衡,谁TM会在意你说我这篇作文写得不好呢?全班语文第一名还不够老师臭屁的?

有了以上两个认识,那么第三,就是付诸行动,对自己好一点(self-kindness )。

不要陷入对自己的self-judgement,所谓self-judgement,其实就是你把人家、社会的那一套judgement,往自己身上套,就好像自己给自己套个马鞍,然后对自己说,我就是个被人骑的。

不要这样。

要有自我同情心。你会套一个马鞍到朋友身上,告诉她,其实你就是一匹马,应该让我骑吗?

不会。

要像对朋友好一样对自己好。正视自己的缺陷、弱点,不反感讨厌,而是去拥抱,去改善。

感受屈辱,委屈,愤怒怎么办?先去安静一下消消气。哪怕是找个没什么太大后果的东西发泄一下,比如摔个盘子碟子,总比捅别人一刀子強。

沮丧了怎么办?找个自己喜欢的开心的娱乐一下,出去大自然走走Hiking一下。调节一下,那个最沮丧的一段时间过了,想死的念头就没了,再叫你跳楼你都怕。

谁不怕死呢?

人们不怕死,都是要么愤怒到了极点,要么委屈沮丧到了极点。到了这个极点,有个名词叫绝望。

你看那些跳楼跳桥的人,她们会一去就跳吗?

不会的。

她们会留念人生。也有一些美好的人,美好的事闪过。只是感觉对不起这些美好的人和美好的事。她们只是尽了最大努力,依然不能平息内心的愤怒,驱赶内心的沮丧。

但为什么她们不立即跳呢?

除了留念人生,她们还在等待。

等待什么?

等待一个简单的回应。哪怕是有人在远远看着你,眼神中在担心你,关注你,希望你别轻生,她都可能感受到一种温暖,可能放弃。

如果有人能帮助你,安慰你,那就更是不容易跳了。

但反之,人来人往,没人搭理她,人们是这么冷漠,漠视一个生命,有人甚至嘲笑你,叫你怎么还不跳啊,那你肯定连最后一根稻草都没有了。

所以这些轻生的人们,在桥头等什么?

等的就是同情心。

没有同情心,只有正能量的世界,必然杀人。这不过是其中一人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