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是不是觉得,我们华人在感受白人种族歧视的同时,自己似乎也对别的族裔有“种族歧视”?比如一说起黑人,一说起印度人,似乎就挺不屑,嘲弄之语张口就来。

但我们发现,这种不屑和嘲弄,并不只是针对黑人和印度人,其实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一些同胞,在和人争论时,也喜欢劈头盖脸,几句话打下去,简单直接,略带粗暴。有没有?

当然,现实生活中少见一点,主要见诸于网络。但网络上的言语,的确表现了咱的思想,咱的修养,咱的价值观念,甚至咱的国民性。

我有时看韩国电影,看到两个男的已经快干上了,其中一个人吼道:“喂,你小子居然不说敬语了思密达?”,另一个就立即下意识感觉不好意思,即使不说对不起,也会改回用敬语,然后两个就干不起来了。

韩国人说话整天用敬语,相信他们是跟古时候的我们学的,只是保持到现在。要是现在的我们,整天说敬语,烦都烦死了。什么在下,卑职,敝人,小可……,什么令堂,令尊,贤弟……你说烦不烦,我都嫌烦。

我们现在都是喜欢简单直接,劈头盖脸,恨不得在一两句话内,就像一两根棍子就将对方打死了。

所以,我觉得当我们讨论起黑人、印度人时,一些同胞张牙舞爪、劈头盖脸的言辞,也不见得是种族歧视。那是什么?

其实就张牙舞爪,劈头盖脸。

就是什么东西,凡是我看得起的,牛,看不起的,就是垃圾,然后觉得拥有嘲弄、责备和讽刺的所有权力,不管对方接受还是不接受。

非常唯心主义。

但刚好呢,如今能入我们同胞法眼的事物特别少。以前还觉得只有美国牛,现在觉得美国都不算什么了,感觉自己超过美国了。一旦有这种感觉,更是觉得自己有嘲弄、责备和讽刺的权力。当然,只是对外,对内是不敢的。叫你嘲弄、责备和讽刺国内当权的,大家都没这个胆,但对美国及世界其他一切的胆子,那是杠杠的。

虽然话这么说,你也看出来了,其实我也在嘲弄、责备和讽刺对吧?的确如此。我也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。

前几天,看一篇文章很有意思。有一个印度人写了一篇文章,说2050年,印度有没有可能统治世界?这哥们一共列了十三大理由,洋洋洒洒,“有理有据”,至少他很认真在分析和诉说。

每个国家和民族,都可以YY一下,无论是历史还是未来,其实也没什么,无可厚非。何况各方面预计,到2050年,印度的经济总量,也会是全球Top 3。这哥们只是YY top 1。

有个华人小哥立即不爽了,立即留言。依然是开启了“张牙舞爪,劈头盖脸”模式。

他说,我知道为什么印度是个失败的国家了。主要原因就是你们这些人,说话像垃圾。你以为你在讲给没有接入互联网或世界的印度农村里的农民吗?

如果印度有发达的重工业,为什么没有修建自己的高铁…

后面也是洋洋洒洒一大堆。当然,大堆里,肯定有不少简单粗暴的说法,中国多牛多牛,印度多垃圾多垃圾这样的。

这就把那个作者激怒了,说,“闭嘴吧,没人关心你说什么,华人摩摩斯。大家都知道华人很cheap”。

当然他这样说肯定不好。歧视带来的反歧视。我更感兴趣的是,那个“Momos Wale”的说法。

可能他们这么一比喻,咱并不知道他什么意思。Momos是什么?不是一般骂架都是CNM,NMSL,F* You之类么?

Momos是什么?

原来摩摩斯(Momus),是古希腊神话中的人物。他是黑夜女神的儿子,代表嘲弄、谴责及讽刺之神。他还有个双胞胎姊姊,俄匊斯(Oizys),代表穷困、忧伤及焦虑的女神。

双胞胎,一男一女。

这个摩摩斯,就是在奥林匹斯山,什么都看不顺眼,不管是谁,不管是说有什么作品,写了什么,创作了什么,他总是习惯性嘲笑,极尽谴责及讽刺之能事。后来众神实在受不了了,把他赶下山去。

驱逐了。

摩摩斯这样的,就是不知道为什么,总是有一种怨恨倾向,看事物总是不从正面、积极的角度,有点玩世不恭,和他人的对话、互动,没有建立在一个平等、尊重的基础上。

更不用说,像韩国人那样每句话带敬语了,也没有白人说话那样,带那么多委婉语气。我们学英文,表达一个指令,都用Can you…. May I, 要打人家的脸之前,往往加个I’m afraid…之类对吧?

咱都习惯了,还没自报家门,不知道是谁,上来劈头盖脸就是一句:

“写的啥JB玩意儿,这种水平也来写文章,回去读十年书再出来丢人现眼。” 不少人喜欢这样。咱老中无所谓,如果是去找Google translate,翻译成英文给老外留言,老外就会shock,因为突然发现这么没礼貌的留言,谁不shock呢?

如果一两个华人是这样,那只是个人素质问题,如果很多华人,一大群Chinese都这样,老外会不会觉得,哦,这是Momos,Momos来了,别理它就好了。

也不是第一回见,早在奥林匹斯山就有了。

我不知道现在全世界的老外,白人、黑人、印度人,有没有对咱有Momos的印象,但我看到有个印度人这么留言,说华人是Momos,我也有点shock。

每个人,每个民族,大家都不完美。在我们感觉别人、别的族裔不完美的同时,我们的不完美,在别人眼中,也完美呈现出来。我写本文好像也不太好,好像也在灭自家志气,长他家威风。

但我们尽可能从族裔这些狭小观念里脱离出来。我就是我,我们可以是任何人,当然也包括不同族裔。族裔不是最重要的,我才是最重要的。我们自己尊重自己,平等对待自己,自然会尊重和平等对待别人,包括别的族裔的人。

今天就说这么多废话吧。(哦对了,momo在尼泊尔等山区,其实就是咱的饺子、包子,他们叫馍馍。)